山西小说网 沙龙国际 极品梁山 第一百三十五章 歙州城

第一百三十五章 歙州城
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第二页](快捷键→)
小说:极品梁山| 作者:月神鐮刀| 类别:沙龙国际
    士兵如潮水般攻击方腊的最后一城,雷炯作战死守,梁山军攻不上去,花荣连射五箭,都射他不中。

    鼓上蚤时迁穿着遁天甲,悄悄爬上城头,尽量躲开厮杀最激烈的地方,以免被鲜血溅在身上,全使遁天甲暂时无效。

    时迁轻手轻腿绕过守军,站到正对着雷炯的地方,此时他的匕首正对着雷炯的背后,时迁看准时机,双腿狠踹身后的墙,借着这股弹力,时迁飞身上前,将匕首捅进雷炯的后心,雷炯抽搐一下,连声闷哼都没有,身子便直挺挺倒了下去。

    鲜血溅了时迁一身,时迁立刻现出原形,他迅速捅死几个亲兵,向城内逃去。

    他这么做,算是聪明的做法,如果他往城下逃,只怕不消片刻就会被城上守军射成刺猬,他逃向内城,内城那么多人家,谁知道他躲在谁家房脊,谁家地窖呢?谁又知道他躲在哪个水底,哪片树林?

    城上守军大乱,花荣立刻指挥军队破城,城内大乱,方腊手下最后一名忠臣名将被杀,此时他身边已经再无战将可派。

    他深居内宫,作着最后的部署。

    时迁轻轻松松甩脱了追兵,因为追兵不能全来,只能分出一部分追他,其它人还得继续守城。

    花荣,林冲,关胜等人率兵冲进北门,遭到了守军的顽强抵抗,双方血战一天,尸骨堆成了山。

    时迁轻轻绕过宫女,进了皇宫,那个草头天子方腊正端坐王廷,身着龙袍,在看一本兵书。

    方腊面临梁山百万大军压境,竟然还能如此恬淡。时迁一生面对那么多厉害的对手,没有一次比这次更让他恐惧。

    他手一哆嗦,竟然碰到了一个花瓶,花瓶落地,应声而碎,所有的宫女都吓傻了!

    因为那花瓶附近根本没有人,外面也没有风,更别说皇宫里面了,当然就更没有风,可是花瓶放的那么稳,却突然就掉在地上,摔个粉碎!

    难道这是大明天闹鬼了吗?

    相到这,竟然有宫女害怕的大声喊叫了出来,这些天,大梁国军队兵临城下的消息已经让她们日夜不安了,她们害怕大梁国的猛将们随时会攻进来,她们每时每刻都处在高处紧张的状况下。

    如今,时迁这个贼祖宗身穿遁天甲,碰翻了花瓶已经够让她们吃惊的了,突然那个传令兵又不合时宜的冲了进来!

    “报!启禀陛下,北门的兄弟全部战死,宋江的人已经破城了,大将军雷炯阵亡……”传令兵说完,累的倒在地上,口吐白沫,活活累死了。

    方腊仍然是那幅无所谓的安静神情!

    似乎这一切都与他无关!

    时迁见方腊没有一丝害怕之意,便悄然走到一个宫女附近,狼爪狠抓她丰满的胸部,宫女吓的大声惨叫,脸都吓白了。

    方腊仍然低头看书,好像传令兵死亡和宫女惨叫,这两件事根本没发生过一样!

    时迁又摸宫女的,宫女当场吓疯了!一个看不见的人在摸自己,这个看不见的东西对宫女来说,只能用“鬼”来形容!

    时迁嫌她太烦,双手用力掐她的脖子,活活将她掐死,其它卫士,宫女看到,大惊!宫女全部吓的跑到外面,而几个胆大的卫士则拼命保护在方腊近前。

    时迁轻轻出手,将这群卫士点,之后迅速跳开,他在观察方腊的反应。方腊仍然脸上毫无表情!那神情在说,你想干什么,就来吧,随便你。

    外面喊杀声震天,经常有传令兵来传:“陛下,大梁国攻势太猛,弟兄们实在顶不住了,他们马上杀到皇宫来了!”

    方腊仍是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时迁露出了一个狡黠的微笑,他发现方腊这个明教教主很可能是吓傻了!这个杀方腊的首功,必须要由自己来立,可不能让林冲他们占了先!

    时迁同时抽出两把匕首,飞身闪至方腊背后,双刀狠刺方腊后心,他知道,只要身上溅上血,他就会显身,而此甲只要不攻击别人,就永远不会使他显身,更让他没想到的是,那明教教主方腊原来是要硬受他一匕首,目的是把他逼出来!

    时迁本想一击毙命,即使自己显身,也能逃出皇宫,这里的卫士奈何不得自己。

    但他的匕首还没来的及抽出来,就感觉一凉,紧接着一股钻心剧痛让他明白了,自己一定会死在方腊前面。

    方腊一剑捅中他的,仍不回头,方腊迅速抽剑,反手一剑,将时迁挥作两段,那神物遁天甲也被方腊击成两截,从此成了废品。

    一切都是命数,就算时迁得到了神物遁天甲,但该死还是会死。

    时迁得到宝甲后,仍死于方腊之手。他怎么也想不到方腊竟然会硬受他一匕首,然后一剑斩了他。

    方腊从怀中摸出一枚明教灵丹,吃进嘴里,暗自运功封住后背伤口处,那伤口的血便停住,伤口也渐渐愈合。

    最先攻进皇宫的混世樊王樊瑞,他使用法术开路,打退了方腊的守卫,第一个冲去皇宫,指名道姓要方腊投降。

    方腊从容起身拨剑,二人只交手一招,樊瑞的法术还未及使出,便已经身首异处。

    方腊面无表情,经历过无数大喜大悲的他,此刻已经不知道什么叫做悲伤,他的人生中,没有“失败”和“后退”四字!

    方腊一把火烧向皇宫,皇宫瞬间所被火焰吞噬,那冲天的火焰记载着这里曾经有过的辉煌,更记载着这里的主人宁死不屈的事迹。

    方腊集残兵,亲自出战梁山大军,他疯狂的斩杀着梁山士卒,身上染上了无数血迹。他成了一个“血人”。

    在开阔的歙州城内,所有城外的梁山军已经全部入城,宋江本人也进了城。

    金枪手徐宁仗着有刀枪不入的雁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第二页](快捷键→)
沙龙365